忍者ブログ

満天

憂傷中的希翼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憂傷中的希翼


白雲蒼狗,流年偷換。一直以為那段曾今的從前是浪漫美麗的故事。其實只是朵晶瑩剔透的琉璃花,美麗依舊,卻總是令人小心翼翼,小心翼翼。又像陽光下的晨露美麗著瞬息消融。真是,琉璃易碎,彩雲易散。美好著憂傷,憂傷中希翼。

花開有意,情癡無期。
卿溫柔生動的面孔,那落滿星光的眼眸,總是離伊那麼近,那麼近。眉目清晰,恍若又相見,伸手可觸,氣息可嗅。清朗,溫暖、安逸。那淺淺微笑,淡淡、入心。暖暖、入懷。想起就是馨香,塵封便是溫暖。一個人,一座城,一生疼。

當卿睜開眼睛的一瞬間,仿佛有一片柔和的月光飄灑在伊心裏。卿的聲音,似盛夏酷暑裏的一股清涼微風一樣徐徐吹進伊的心裏,清淩靜雅,恬淡婉約。

卿,這個人,這個名字,記住了。記住了就無法忘記,刻骨銘心,銘心刻骨。一人,一念,一牽、一世。

那時初相遇。笑容就那樣溢上了卿的嘴角,眉梢。笑如煙花醉芳心。那刻,伊的心便如同船隻乍過的河流,波浪蕩開,急急地沖刷堤岸,一浪高過一浪。

伊在墨的港灣,用記憶的筆將癡情刻畫,心事在宣紙上一點點暈開。暈開、如歌。一次回眸鎖定了永恆,一次相逢觸動了柔軟的心湖。一剪月色譜成一曲詞章,有卿,有伊。一縷清風繪就一幅墨卷,有伊,有卿……
傾注著前世今生的緣。

卿在遠方,可,伊找不到通向遠方的路口。來生,卿在哪個渡口等伊?
風吹來時,心會動。想起你的名字,心會痛。
風依舊從江南吹過,梅雨依舊如期而至。可,卿在哪個渡口,哪個天邊等伊。

梅雨簾簾濕芭蕉,江南流水映小橋。有你的地方,就是我心的港灣。紫藤花下凝眸而望的深情,潛入等候的雙眸。

相思如牙疼,夜越深,相思和牙疼越清晰包團
三生石前,西子湖邊飛來峰下,蘇堤春曉三潭印月,留下的印跡依然刻在伊心頭。長髮紛飛,溫情繾倦,浸潤著唐詩宋詞的韻骨。

一曲清歌,一樓風雨。一聲聲滴不盡的相思更漏。

輪回如線,相思似繭。
是誰撥弄了伊心扉那根痛楚的琴弦,彈唱著離別的車站。是誰的眼淚穿越唐風宋雨,憂傷成江南梅雨簾冷氣機

歲月如煙,風飄落了誰的揪心?誰的不舍?誰的眷戀?紫陌紅塵,難抵一場繁華寂寞。歡喜是一生,苦痛也是一生。
街巷悠長,季節多雨,夢恍惚。一道千年難愈的傷,深埋在心底。情難訴,涼絲絲的哀愁刺透心扉,淒美著憂傷,憂傷著淒美。不怕自己的煙消雲散,只求對方的心寧神安。如今,落筆成傷。一場寂寞憑誰訴。算前言,總相負。花好月圓是場夢。

只因,一次回眸,一次相逢,一些情愫便久久不能釋懷,難舍難了。或許,一些緣分,錯過就已不在,或許,一些相逢,轉身便是一世。只是,記憶,烙下彼此不願捨棄的一瞥溫情。

這個世界上,總有那麼一個人,讓你愛的願意為他她做任何事。讓你愛的,很想,很想。為他她去死。有些,原本以為被時間掩埋的東西卻會在不經意之間又迅速的浮出水面。有些,我們以為永遠不會忘記的事情,就在我們念念不忘的過程裏,被我們忘記了。年華就像膝蓋上的疤,淡卻了痕跡,便不會再有人記起。

其實,在這世上每時每刻都有愛的和不愛的在告別。

夜靜,風輕,雨淺,心淡,情怡。目光穿過塵埃,往事淡淡如煙。

穿過時光的棧道,走過江南的秀麗,所有的故事都沉澱為回憶而淪陷為記憶。來生,卿在哪個渡口等伊Systane eye drop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