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満天

那是心裏的唯一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那是心裏的唯一


獨處,凝思,茶杯花茗嫋嫋飄香。秋景,翠綠,天淨,純澈。秋,是種深邃,絲絲入懷,在長滿記憶深處張開豐腴。
梧桐搖曳,你從花影中走來,如秋蝶迷彩,飛進我如水的眼眸。你優雅的姿態有著江南女子的婉約,憂鬱的眼神,像是煙雨一池周向榮中纖塵不染獨自開放的白蓮,不妖不嬈,不蔓不枝,亭亭玉立,濃墨繪骨,淡墨畫意,靜到極致花作語,動到深處心翩躚。
    緣分,是紅塵的陌上的一朵花,愛,是紅塵阡陌鍾情的遇見。
張愛玲說:“愛情在動靜之間,緣分在聚散之間。如果說愛情是源源不斷的小溪,緣分則是偶爾投到溪水中蕩起陣陣漣漪的石子。如果說愛情是一道美麗的風景。緣分則是偶爾光顧的浪跡四方的旅人,有緣人自會發現,無緣者任他尋千百度也會錯過。”
世事萬象,只因人心柔軟著愛戀,才感動著感動,只因眷戀,才追尋著心靈的美好,因為感懷,才懂得慈悲,只因有緣,才能相周向榮聚,這些入心入肺的叫——情感。
紅塵陌旅,多少擦肩而過,多少柳綠花紅,多少湖水波瀾,多少琵琶弦音,多少煙雨著傘?等候、期盼,能落入心扉的,是彼此牽掛,是冬的素潔,春的浪漫,夏的微風和秋水天長,你是從蘆葦飄絮踏浪而至的花語,是知己。
心靈的花語,儼然是開在秋季的果實,將心帶到想去的彼岸,聞到了果實的香味,就洞開了心門。
自古文人悲春秋,“畫屏天畔,夢回依約,十洲雲水。手撚紅箋寄人書,寫無限傷春事。”“枕簟溪堂冷欲秋,斷雲依水晚來收。紅蓮相倚渾如醉,白鳥無言定自愁。”
文人的思醉,感周向榮天動地,文人的豪邁與柔情並連。我不是文人,我只想做一次文字的旅行客,張開懷抱簇擁你的溫情。
愛上一個人,愛了一座城,愛上一個人,就會付出柔情萬般,刻骨銘心,靈魂深處的呐喊,能夠穿透空中的距離隨風遠揚。
秋月細弦,柔和纏綿,秋水平波,闊而豐澤,豐沛的思躚,總會在靜處的世界穿行,望穿秋水在水草清盈盈搜尋那一管簫笛清鳴悠揚的女子。
花有情,人有愛,山川鳥語,草木皆有語。今世輪回,是今世,三世契約遇見了牽腸掛肚的,如丘比特的箭紮在心窩,念了、想了、心痛了,還念念不休那心裏的唯一,如毒癮發作,無怨無悔,這是愛的魔力。
今日,我想寫下一紙紅箋,讓流雲一般的心飄過千山萬水的思念抵達天邊你的那座城,只想告訴你,秋天的風還定格在那年的遇見,一份值得珍藏的情感,在秋天裝點喜悅和不在乎蒼老的容顏。
真正的愛,無關天老地荒,無關多少個掌聲和鮮花,也不在乎人們的祝詞,而是彼心交匯,一句話,一個眼神,一種關愛,一種心靈絮語,一種彼此的牽過就夠,就足夠!
有種記惦,植入心田,有種記憶,不會磨滅,有種愛戀,叫情深似海,有種遇見,時間定格在磬石寫成風吹不化的永遠,我一直記得!
端出江南風韻水墨,盡情渲染幽怨的情緒,與秋天結伴在胭脂般的秋水橫行,彼岸,水墨一域的情懷,簫笛悠揚,流水、疏柳、黃昏、餘暉,暮中情,畫中意,心曲沉迷,沉淪在不思歸的追逐,情付一隅,穿透時光,一任千年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